蔓性玫瑰之演进

蔓性玫瑰之演进

蔓性玫瑰之演进

蔓性玫瑰之演进

蔓性玫瑰之演进

西元19世纪前,在欧洲能够攀附棚架、拱门或高围离的玫瑰品种非常少,大概只有二种欧洲原生种蔷薇:香叶蔷薇( Rosa eglanteria )和狗玫瑰( Rosa canina );另外还有二种自然杂交的品种:白花蔷薇( Rosa alba )和麝香蔷薇( Rosa moschata ),这些品种枝条都可长到3~4公尺长。在中古世纪的画作中,也有看到把生长势较低的品种,如法国蔷薇和大马士革蔷薇系列品种,嫁接在香叶蔷薇和狗玫瑰上,让他们植株生长势看起来像是蔓性的。香叶蔷薇又称为“Sweet Brier Rose”,它最特别的是叶子有独特的味道,在温暖潮湿的天气,味道可以散布整个花园。狗玫瑰是古老的原生种,分布横跨欧亚二州,它是变异性较大的品种,根据国外专家观察,不同植株的狗玫瑰,叶型花色,甚至生长势也会有些许之差异。

18世纪末,重覆开花性的中国月季开始传入欧洲,为西方玫瑰历史开启灿烂一页。蔓性玫瑰之演进与19世纪玫瑰杂交的历史习习相关,当时数以百计新玫瑰品种,正如雨后春笋般被培育成功,其中很多非常适合攀爬的抽长枝品种。这些热爱玫瑰人士细心培育之新品种,融合了多种玫瑰优秀特质,如欧洲古典玫瑰、中国月季和来自东西方的原生种蔷薇。中国月季除了色系生动活泼外,叶子比欧洲玫瑰更光滑常绿。其中四种中国古老月季被誉称为“育种玫瑰” –红月季( 'Slater's Crimson China' )、粉月季( 'Old Blush' )、淡黄香水月季( 'Parks' Yellow Tea-scented China' )和彩晕香水月季( 'Hume's Blush Tea-scented China' )。中西玫瑰交流大放异彩,产生数个新系列玫瑰品种,包括波旁玫瑰(源自Rosa chinensis和Autumn Damask杂交)、诺瑞特玫瑰(源自Rosa chinensis和Rosa moschata杂交)、波特兰玫瑰(源自Autumn Damask和China Rose、Rosa gallica杂交)和血统覆杂的杂交永花期玫瑰(Hybrid perpetual)。

西元1840年左右,美国非常流行种植蔓性玫瑰来攀爬棚架。同一时期,某些抽枝特长的品种,如亚尔玫瑰(Ayrshire rose)系统、常绿玫瑰(Sempervirnes rose)杂交系统,非常适合覆盖较高的建物,如凉亭和藤蔓棚架。亚尔玫瑰系列源自欧洲原生种之亚尔蔷薇( Rosa arvensis ),主要分布在欧洲中西部和英国南部;常绿蔷薇( Rosa sempervirnes ),即所谓的The Evergreens,它是分布于南欧和北非地中海区域的原生种蔷薇。由于这二个原生种蔷薇之生长区域互有重叠,在杂交后代辨认上仍有些争议,另又有一说法,杂交亚尔玫瑰有着杂交亚尔玫瑰的血统。无论如何,当时它们和诺瑞特玫瑰、粉月季杂交,培育出不少优秀的蔓性玫瑰品种。这些蔓性玫瑰在生长势更强健的杂交照叶玫瑰系统和杂交野玫瑰系统出现后就不流行,杂交照叶玫瑰和杂交野玫瑰两个系统之蔓性玫瑰,它们的枝条更长、更有弹性,蔓延性特佳且花量更多,这个优点也让它们适合覆盖更广的表面,亦适合更高的诱引。

包尔苏玫瑰(Boursault)系列是另一款欧洲的蔓性玫瑰,它是以阿尔卑斯山蔷薇( Rosa pendulina )为亲本杂交培育出,其最大特色是无刺、耐寒,但品种不是很多。

西元19世纪,茶玫瑰(即彩晕香水月季)被引进欧洲,它也是新品种蔓性玫瑰亲本来源之一。最原始的茶玫瑰,据信是由中国月季( Rosa chinensis )和巨花蔷薇( Rosa gigantea )杂交而来。巨花蔷薇是原产于中国、缅甸的原生种,生长势强,但比较不耐寒。最大之巨花蔷薇,其枝条长可达15米,花径可达18公分。西元1850年代中期,以巨花蔷薇为基础,间接杂交出不少玫瑰品种,即所谓的蔓性茶玫瑰,包括著名的'Gloire de Dijon'和'Sombreuil'。蔓性茶玫瑰也有不少是来自茶玫瑰本身之芽变,如Devoniensis, Cl.和'Lady Hillington, Cl.'等(注:芽变蔓性玫瑰名称习惯加上“Cl.” )。茶玫瑰适合在天气较热地区种植,如美国南部和澳大利亚,可惜目前在台湾的品种不是很多。茶玫瑰对于其他玫瑰系统发展影响极巨,包括诺瑞特玫瑰。

早期之人工杂交玫瑰品种很多是来自法国,包括最初培育之蔓性玫瑰,法国的玫瑰风潮则是深受拿破仑妻子约瑟芬(Empress Josephine)之影响。从西元1804年到1814年(约瑟芬当年过逝)十年间,她在巴黎近郊的Malmaison,收集世界上各式各样的玫瑰品种,她并鼓励育种家培育新玫瑰品种,包括适合攀缘的蔓性玫瑰。

早期最有影响力的杂交蔓性玫瑰品种来自美国,约在西元1811年(另说1805年),在南卡罗来纳之查理斯敦地区重事稻作的John Champneys,偶然间以粉月季( 'Parson's Pink China'或'Old Blush' )和麝香蔷薇( Rosa moschata )为亲本,成功培育出原名为'Champneys' Pink Cluster'之玫瑰。后来Philippe Noisette以这株玫瑰之种子,成功繁殖出具重覆开小花之重瓣玫瑰,Philippe把它送给住法国的兄弟Louis Noisette,Louis将这株花以'Blush Noisette'名称在市场贩售。

诺瑞特玫瑰(Noisettes)系列是四季开花的品种,早期的诺瑞特玫瑰是属于比较大的灌木玫瑰,但不是真正蔓性,仅适合诱引于较小之棚架。后期的诺瑞特玫瑰(即所谓的Tea Noisettes),是与茶玫瑰杂交之后代,Tea Noisettes不但花径接近茶玫瑰,且生长非常强势,是极佳的蔓性玫瑰品种。19世纪中,以诺瑞特玫瑰和其他品种玫瑰杂交,的确培育出非常多漂亮之蔓性玫瑰,较可惜的是,由于茶玫瑰血统关系,诺瑞特玫瑰系统遗传了茶玫瑰不耐寒的缺点。因此,在北美或欧洲天气寒冷的地方就很难看到这系列玫瑰,在美国较热的中南部,可以欣赏到它们的风采。

19世纪美国也培育不少重要的蔓性玫瑰品种,特别是草原蔷薇( Rosa setigera )之杂交系统。草原蔷薇是美国常见的抽长枝原生种蔷薇,非常容易繁殖且耐寒性绝极佳。西元1830年、1840年代,美国巴尔的摩的Samuel Feast和华盛顿特区的Joshua Pierce,利用这株原生种蔷薇,成功杂交了数款蔓性玫瑰。草原蔷薇虽然是优秀亲本,可惜杂交难度却非常高,直到20世纪初,才由Dr. Walter Van Fleet培育出著名的蔓性玫瑰品种'American Pillar'。西元1934年,Michael Horvath亦成功以草原蔷薇,培育出著名蔓性玫瑰'Long John Silver'。

19世纪之波旁玫瑰起源于大马士革蔷薇和中国月季之杂交品种,后来经过复杂的血统融入,因此波旁玫瑰系列之植株大小,差异性极大,有的植株矮小,有的则是不折不扣的蔓性玫瑰。其中最著名的蔓性波旁玫瑰如'Zephirine Drouhin'和'Mme. Isaac Pereire'等。

原文地址:http://rosetalk.idv.tw/climbingrose.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